“妙手书医”再现古籍风华

“妙手书医”再现古籍风华

发布日期:2024-04-23 来源:新华网 浏览量:1004

  古籍修复师张奇在修复前观察古籍书页破损情况(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奇观察古籍书页的修复情况(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华为古籍书页“补洞”(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奇对完成修补的古籍书页进行喷水压平操作(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华在进行古籍修复工作(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华对一本待修复的古籍做修复前的准备(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华为古籍书页配纸“补洞”(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古籍修复师张华在修复前观察古籍书页破损情况(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任王丽华在线装书库内翻看分类目录寻找古籍(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任王丽华在线装书库内查看古籍的保存状况(4月19日摄)。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pagebreak

  拼版照片:这是吉林大学图书馆提供的部分古籍修复前后对比图(资料照片)。

  “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吉林大学图书馆内馆藏古籍近40万册,其中善本书6000余部。吉林大学图书馆古籍修复师张奇告诉记者,学校自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进行古籍整理修复工作,数十年间从未间断,一代代古籍修复师以妙手匠心,让无数破碎老旧古籍“重获新生”。

  古籍修复工序精细复杂,拆线、配纸、补洞、溜口、修剪、上皮、订线、压平……修复一本古籍所需要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在修书过程中,古籍修复师们会针对不同的“病症”制定不同修补方案,修旧如旧。

  在张奇看来,古籍修复是一门为了“记忆”的“技艺”。“最大程度恢复书籍的原貌,让它能够更长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张奇说。

  新华社发

文旅太原新闻矩阵2